刘佰温21码十期总特威

期货品种多空调查表格

  无论是2009年的大幅上涨,还是去年10月份的井喷式反弹,资金都是行情背后的最重要推手。然而,经过2010年以来七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两次加息,以及持续的信贷监管,2011年1月份的资金面环境已经较去年9-10月份明显趋紧。

  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为例。2010年9月30日,1周SHIBOR、1个月SHIBOR以及3个月SHIBOR分别报2.8408%、3.5067%和2.6113%。但从去年11月下旬开始,各期限SHIBOR开始大幅飙升,进入2011年后,上涨态势非但没有因为“年底因素”消失而减弱,反而愈演愈烈。截至上周五,1周SHIBOR、1个月SHIBOR以及3个月SHIBOR分别报8.1883%、8.1300%以及5.6207%。不难发现,被市场关注度最高的3个月SHIBOR已经较去年9月底上升了1倍多。

  资金利率快速上升显示市场流动性趋紧的事实,而在上市公司业绩增速很难大幅超预期的现阶段,流动性缺失其实也意味着市场没有发动较大规模行情的动力。此外,股票估值理论上可以看作市场利率的倒数,利率大幅提升将显著压低市场整体估值水平,这可能也是分析人士将去年年底开始的下跌定性为“估值杀”的重要原因。

  通胀是一段时间以来决定股市走向的最关键因素,而现阶段无论是通胀预期,还是通胀实际走势,都要比2010年9-10月份严峻很多。

  从通胀预期看,2010年9月底,虽然通胀7-8月见顶的愿望未能实现,但10月将形成CPI增速高点几乎成为市场共识。可以说,由于当时通胀预期明显缓解,给市场在10月发动行情去掉了重要桎梏。但此后的数据显示,投资者由于过分专注于对翘尾因素的分析,而忽视了新涨价因素的影响,从而误判了通胀形势。进入2011年后,再没有分析人士敢于轻言CPI的见顶时间。

  2011年通胀继续走高的动力仍然充足,这使得1月CPI增速再度回到5%之上几无悬念,而未来几个月通胀高企也是大概率事件。首先,受天气、节假日因素影响,农产品价格重拾升势。农业部发布的农产品批发价格总指数1月27日收报193.60点,已经大幅超越了去年年末的高点。其次,今年1月份CPI翘尾因素达到3.95%,是全年的高点之一(另一高点在今年6月份)。再次,1月27日,CRB现货指数收报550.04点,再创历史新高,意味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将给中国带来更大的输入型通胀压力。最后,随着美国、中国经济数据的持续好转,企业补库存进程有望深入,这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成本推动可能被叠加上经济周期性因素,支撑通胀水平继续高企。

  2010年9-10月份,虽然宏观政策转向已经基本明朗,但投资者当时的普遍看法是:政策将处于“保增长”与“控通胀”的两难境地,调控猛烈程度将相对有限。

  但随着时间推移,政策天平倾斜于“控通胀”的态势逐步明朗。一方面,自去年11月中下旬开始,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物价调控措施相继出台,对投资者政策预期产生了明显影响;另一方面,货币政策也不断趋紧,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加息措施相继出台,其中,存款准备金率已经创历史新高;此外,地产调控也延续了从严势头,第三轮房地产调控政策以及房产税试点相继变成现实。更为重要的是,随着经济运行逐渐趋稳,政策调控空间已经开始具备。

  对于股市而言,调控政策逐步从紧将带来实体经济被“误伤”,进而引发盈利一致预测下调的可能。事实上,虽然宏观经济数据仍然良好,但近期已经开始有研究机构发出了忧虑业绩预期下调的声音。如果盈利预期真的在不久的将来出现集体下调,则A股市场在承受估值压力的同时,可能还要承受一轮比较猛烈的“业绩杀”调整。

  总体而言,春节前的市场与去年“国庆”前的市场已经没有本质的相似之处。虽然从短期看,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又一次靴子落地,有可能释放投资者的紧张情绪,并刺激大盘出现一定幅度的技术性反弹,但寄希望春节过后市场发动一轮类似于去年10月份那样的大级别反弹,可能并不现实。

  大致相同的市场点位,同样是地产调控靴子落地,又都面临长假休市……现阶段的市场与去年“国庆”前十分类似,这也使得最近两个交易日的市场异动重新点燃了投资者对春节后行情的希望。

  但是,表面相似的背后隐含着巨大不同。经过四个月的变迁,当前市场在资金、政策以及通胀水平等方面都与去年9月底存在巨大差异。正是由于这些本质性差异的存在,春节后大盘虽然有可能反弹,但预计很难再现去年10月份那样的大级别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