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佰温21码十期总特威

终曲:饱暖思婬欲

  他是眷恋着她的身子没错,但她真正能留住他的原因是因为她分担了他的一切,而且在他自我放逐的同时,没有放弃他…

  如果老主子的遗言是要他过自己想要的人生,那么,他想要的人生里,一定有她在。//WwW、Qb5。cǒM//

  所以他听从她的话,顺着心意一回,允许自己为美丽的牡丹花儿留下来,不去管未来还会有多少人上曲府杀他。

  只是说来奇怪,当他们回到曲府,曲无漪问清楚他前任主子是何人时,嘴角撇过一抹不屑,说了句:「原来是那龟孙子!这有何困难的?我曲无漪就去开口向他要人,他不敢不允!你只要好好盯着天香,其余什么事都甭管。」然后这段日子来,他的生活平静得不像真的。

  「你真的不喜欢我这回的书吗?」她自己很喜欢耶,尤其是将两人写进书里,她边写还边回味,边偷笑哩。

  「不过你写女角儿的心境写得不错。」尤其女角儿就是她,那一言一语放在心里没说出来的描述,全是她当时的想法和感受,他从她的书里,明白了这些,倍加感动。

  真想叫她别老是想到那方面去!他看到的压根不是交欢过程中她用来形容欲仙欲死的词藻,而是文字里浓烈的、明确的——爱他。

  「你又怎么知道寻常姑娘家在想的事情和我现在想的不一样?」说不定大家只是敢想不敢说。

  「至少——」他闭起眼,摇了摇头,「她们不会边吃饼,边想解我的腰带。」大掌擒住那只没握饼的手,将它从自己的腰带上挪开。

  「好好,多吃点等会才有体力玩。」她大口咬饼。「你也吃呀,不然等一下会很辛苦的。」她将手上的饼和他分享,你一口我一口地享受亲昵。他原本不从,因为他手里还有四块饼,没必要分食她的,可是她不满意各吃各的,朝他手上的饼也咬一口,到后来五块饼上都有她咬出来的缺口,他不得不认命,就着小小贝齿缺口的饼上咬。

  风吹起她膝头的《幽魂婬艳乐无穷》,啪啪啪啪地翻动,他瞥见那幕崖洞欢好的春宫图,之前太专心在看她的文字,竟然忽略了那张图上画的人物,和他与她多么相似——

  「不,我怀疑你昨夜在我们燕好后,拖着被衾爬起来抄抄写写的东西是什么。」他要检查看看,她是否又将闺房私密写下来,等着付梓给所有的人看。

  「没什么呀,我只是觉得思绪如涌泉般汨出,不快些写下来的话,睡醒后一定会忘掉的…」她说得好心虚。

  「是这样吗?」他挑眉,摆明不信。「无所谓,我知道你的手稿放哪,我自己去瞧,若是让我瞧见不该写的,我会直接烧了它。」他作势要起身。

  「不成不成!昨儿个你说要娶我,让我好感动好感动,还有后头烈火般的欢好,我花了好大功夫才在自己不流鼻血的情况下,完整将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全写在纸上…你不可以瞧!瞧了也不可以烧啦!」

  「妳害不害臊?这种事…这种事也好写给人看吗!」稿子呢?稿子在哪里!他在桌上翻找。

  「我知道就不行!」谁说没人知道?明眼人一看就一清二楚!曲无漪知道!曲练知道!月下也知道,就连鹿玉楼鹿玉倌也猜得出来!

  光匆览四五行,就瞧见他将打小系在颈上的白玉佩转送给未来媳妇儿的情景——接着就是女角儿欣喜若狂地扑向他,之后当然就是《幽魂婬艳乐无穷》的重头戏…

  「不成。你去吃饼,我回房间换件衣裳。」他转身回到自己房里,关上门,才将怀里的稿子取出。

  因为他准备拿着稿子,好好瞧清楚这丫头写出来的内心戏,那是她没挂在嘴边,却写在稿子里的细腻感情。

  原来她昨夜的欣喜,并不单单只有他眼睛看到的那样而已,她说,她几乎想要点燃整束的清香,叩谢天上众佛众仙,还想要绕遍整座银鸢城,将这件喜事告诉众人,还有最爱她的娘亲,以及疼惜他的老主子爷爷——

  原来她昨夜在他怀里嘤咛哭泣,不是因为他弄疼了她,而是她知道他不会走,不会离开她。